首页>> 业务动态 >> 文章列表
吉州窑古陶瓷鉴别
发布时间:2012-10-15 00:00:00  来源:机关党委

吉州窑是一座以生产日用陶瓷为主的民窑,产量大,成本低。她适用当地的材质,很快形成了自己的制瓷工艺,铸就了吉州窑古陶瓷“胎质粗松,含砂量高”、“似陶非陶”、“重釉不重胎”、吸水率高、施釉薄、见水亮等个性特征。烧造的主要器物有盏、碗、罐、杯、碟、盘、钵、盆、瓶、壶、玩具等;釉色有青釉、青白瓷、乳白釉、褐釉、黑釉、彩绘、绿釉、仿龙泉、青花等;装饰工艺有印花、剔花、刻花、剪纸贴花、点彩、洒釉、捏塑等;胎质有素白、粉白、黄白、缸红、青灰炻质等色。

一、吉州窑古陶瓷的胎质特征

吉州窑古陶瓷存世最多,最具代表性的是永和窑的米黄色含砂胎。古陶瓷研究者谓其“粗松,似陶”,更有学者认为其未达到高温瓷化效果,这些观点虽然偏颇,却正好指出了吉州窑胎质的本质特征。

吉州窑的瓷土来源于赣江对岸的鸡岗岭和窑场周围,或二者兼而用之,生产场地就在赣江边的沙丘地上,无法避免砂粒进入瓷土,因而胎质中含砂量大,使胎质粗松,吸水力强,粗看似陶,但敲之具金属声,这是由吉州窑的生产环境所赋与的个性特征,因而成为了区别其它窑口的显著特征。

由于胎泥含砂量高,修胎时往往发生阻刀、跳刀现象,在器底及圈足内能清楚地看见跳刀痕,(1546号底足图)而胎体表面留下波浪痕经施釉后,其痕迹虽有所减弱,直面观测不易发现,但用手触摸胎表,仍可以感受到呈竖条形的起伏触感,在适当的角度侧视,肉眼可见呈竖条状的釉层挂溥不匀等肌理现象(1285号图)。

现代吉州窑仿制品,多采用淘洗好了的现成高岭土,且在封闭的室内制作,砂粒无从混入,人为掺和又极难把握比率,难使匀和,因而胎质坚密,不含砂,色泽偏白,不存在胎表因砂粒引起的阻刀、跳刀现象,更不存在因此而留下的竖条形的起伏触感和竖条状的釉面挂溥不匀等釉层肌理现象。

早期仿品,多系电炉烧制,坯胎易在电炉骤然高温爆裂,因而有在瓷土中掺入稍许水泥浆的做法,烧成后胎质呈深灰色,类似砾质胎,但绝无砾质坚硬,磨胎落粉,敲之无金属声。此类仿品多为大件,如瓶、罐、炉一类,且多见于黑釉瓷,尤以剔花最多。因其胎质不适应生产彩绘瓷,因而在彩绘瓷中未见仿者。

中期仿者改用在瓷土中掺石膏粉或立德粉,因其材料在高温中易爆裂,多由低温烧成,因而敲之声闷,磨胎落粉,胎质虽略泛黄色,但绝无米黄色,且半年后泛黄消失,呈白中泛灰状。此类仿品多见于彩绘瓷,多见于半截釉黑釉窑变瓷,尤以玩具陈设件居多。

晚期仿品吸取以往经验,有埋入土中“过蚀”,在成品上涂胶过火仿土锈制造假象者。土锈靠胶粘附,干燥时无异样反映,但见水易化,甚至脱落,用手指沾水,哪怕沾点唾沫涂于锈面,手指沾有土色者为人为土锈。

现今的高仿品则有用老器底敷新胎和利用粗糙老坯,重新上釉窑变两种,这类仿品凡露胎处均为老品,更具欺骗性。其识别方法,前者可用指弹法或物敲法,从上下声音辨别,上下声音异样者为赝品,后者则可观测釉与胎结合部,老品胎釉合一,挂溥自然,无掉釉或起皮现象,反之则为仿品。因难找到完整老胎,故多做成木叶纹、兔毫、玳瑁、虎斑等物希价高的碗、盏以求暴利。

二、吉州窑古陶瓷的釉色特征

除却胎质不同外,新老瓷品的釉色区别,第一眼的直观感觉十分重要。老品的釉料使用天然材料,釉色自然古朴,加上年岁久远,多有使用磨损痕,即使釉色极好的出土老品,其泛光亦显柔和。仿品的釉料多为化学成分勾兑,烧成后釉面光亮匀称,尽管采用酸碱除光亮法或埋入土中锈蚀法,但缺乏岁月侵蚀和使用磨损,其光亮度当然突兀、扎眼。

吉州窑属民间窑场,产量大,生产也就较为随意,加上坯胎含砂量高,釉料稠了更难挂溥,因而形成了釉料稀,上釉薄的生产特点。

以黑釉为例,与建窑黑釉凝重的特色比,少有建窑所特有的“流泪”现象;宋元以前的黑釉瓷品,因釉料稀,容易下流,口沿往往显现淡淡的黄线圈;因上釉稀薄,受釉冷得快,胎冷得慢的温差影响,几乎所有的黑釉窑变瓷的釉面,在放大镜下均可看到不规则的冰裂现象;因上釉稀薄,在阻刀、跳刀所造成的轻微起伏处,釉料难以挂溥均匀,若选择适当的倾斜角度观察釉面,还可以看到波浪起伏的釉面肌理;也正因为上釉稀薄,坯胎吸附过多,釉面形成许许多多肉眼无法看见的缺釉毛孔,显得粗糙干涩,有如“雨花石”见水就亮的特质。因为水会迅速填满缺釉毛孔,使釉面浑然一体,自然就晶莹剔透了。上述这些吉州窑所特有的釉泽现象,是新品无法显现的。

吉州窑彩绘瓷脱胎于磁州窑,磁州窑胎质偏黑灰,不得不在坯胎上先施一层淡色化妆土,然后再绘黑彩,以求色彩和谐,而永和窑胎质白中泛黄,黑色釉与胎色反差过于强烈,显得生硬,不受人们欢迎,而直接在坯胎上着褐彩釉,自然、和谐,古朴的特征显而易见,且省工料,这就是吉州窑彩绘瓷绝大多数为褐彩的原因。

三、吉州窑古陶瓷的工艺特色

吉州窑为综合性窑场,民窑生产随意性大,本文受篇幅限制,只能就基本的,最具本质特色的器形发展趋势、制作工艺和画风画法作简单分析比较。

1、器形发展趋势。时尚决定器形发展,器形决定制作工艺。

早期的吉州窑瓷品,继承了唐代雍容、矮胖的风格,入宋以后,逐步向挺拔、俊俏发展,到南宋中后期达到顶峰,元以后向肥硕、厚重发展,明代以后则转向轻薄、规整,这与同代各窑的发展趋势基本相同。

2、工艺特征。吉州窑因地制宜,制作工艺受胎土、施釉方式以及生产习惯影响。

以基本器形碗、盘、壶的底足为例,唐末五代的底足以玉璧足饼底、矮圈足为主,到了北宋前期则发展为高圈足,大圈足,中后期又为矮圈足,至南宋早期演变为假圈足(鳝皮地剪纸双凤纹盏),中期圈足直径逐渐缩小,并在圈足外斜削一刀,再在近足处横旋一刀,形成外观似圈足的形状,元中期以后,除黑釉盏继续保持上述形状外,其余底足又向厚璧、大圈足发展,至明代再向薄璧圈足发展。这个发展趋势,经过了一个循环往复,沿袭又改革的变异发展过程。这个规律为吉州窑瓷品的断代依据之一。

以黑釉瓷施釉为例,受烧造技术的影响,北宋以前的黑釉瓷为防止釉沾粘,保证瓷品的成品率,均施半截釉;南宋前期,由于窑钱(垫圈)的出现,固定了迭烧器物之间的间隙,能较好地防止釉沾粘,形成了除圈足外略显稍许胎,即釉不及底的形态;南宋中期以后,由于较准确地掌握了垫圈厚薄规律,形成了除圈足内无釉,器内外施满釉的形态。这些都是吉州窑产品“多露胎骨”的原因,也是其断代特征之一。

以时尚习惯为例,吉州窑受地理环境影响,在瓷土无法改变含砂量高的事实面前,窑匠们扬长避短,形成了“重釉不重胎”的时尚,即在坯胎制作方面较为草率,而刻意追求釉色变化以弥补坯胎不足,其结果形成了釉色百花纷呈,千姿百态,坯胎粗糙随意的两个显著特征。虽然随着烧造技术的进步,施釉方法从半截釉发展到釉不及底,到施满釉,表现了窑匠力求完美的愿望,但其重釉不重胎的观念始终占了上风,并且形成了生产习惯。因此,除少数极品外,绝大多数黑釉瓷的圈足内外的刮刀痕或跳刀痕均较明显,成为其鉴别窑口的显著特征。

3、画风画法。吉州窑古陶瓷装饰,无论是剪纸还是彩绘,讲究简练的画风画法和疏朗有致的图案布局,往往寥寥数笔勾勒成形,或点缀几笔以打破平面,极其写意又十分传神(鳝皮地剪纸双凤纹盏),绝无文人骚客笔下的山水人物,花鸟虫鱼,即使同画梅花,也别具一格。其图案均源于自然,取自民俗生活,多以自然物为对象,如菱花(鳝皮地菱花纹碗)、团花、梅花、梅枝、蕉叶、奔鹿(白地褐彩开光奔鹿纹罐)、彩蝶、波涛、猫、狗(白地褐彩卷尾立狗)、虎(黑釉卷尾立虎)、马(褐彩骑马俑)、虫、鱼,常见“金玉满堂”(525号兔毫地剪纸“金玉满堂”碗残片)、“长命富贵”、“龟鹤齐寿”、“儿孙满堂”、“多子多福”、“金桂玉兰”等吉祥语剪纸,还有马上猴(寓立刻封侯意)、凳上猴(寓登上侯座意)(素胎坐猴图)等彩绘泥塑瓷。这些装饰图案,质朴明快,童趣盎然,民俗俚语特点鲜明,浓烈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古玩鉴别无捷径可走,掌握特色,是瓷品鉴别的根本要求,仅凭某一特征就下结论,又必失偏颇,因此,应通过多看、多摸,多比较,综合考虑吉州窑是一个综合性民窑系列,延烧了1200余年,民俗性、创造性、简陋性、随意性等特点,掌握其胎质、釉色、施釉方法、画风画法、烧造工艺等特征,在品玩过程中找到规律,再将规律性的感性认识归纳成理性认识,其奥秘也就熟谙于胸了。 (高立人)